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資訊公關 公關案例正文
免費電子請柬

660多種外來物種入侵中國,48種被列入《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》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0-08-04 瀏覽次數:392

8月4日消息,隨著國家、地區間交往日益頻繁,外來物種正在全世界范圍蔓延。近年來,我國外來物種入侵數量呈上升趨勢,目前已發現660多種外來入侵物種,成為世界上遭受外來物種入侵危害最嚴重的國家之一。

一些外來入侵物種成為新的優勢種群,危及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安全,釀成巨大的經濟損失。同時,伴隨著跨境電商國際快遞等新業態,入侵渠道更趨多樣化,造成的生態安全風險明顯增加。

660多種生物入侵我國

生態環境部日前發布的《2019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》顯示,全國已發現660多種外來入侵物種。其中,71種對自然生態系統已造成或具有潛在威脅并被列入《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》。67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外來入侵物種調查結果表明,215種外來入侵物種已入侵國家級自然保護區,其中48種外來入侵物種被列入《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》。

我國農林生態系統外來入侵物種增長迅速。2008年到2010年,原環保部開展的第二次全國性外來入侵物種調查顯示,我國共有488種外來入侵物種。“這次的數據較10年前增加了三成以上。”一位業內人士說。

外來物種入侵渠道更趨多樣化,總體來看主要包括自然入侵、無意引進、有意引進三大類。其中,自然入侵是通過氣流、風、水流或昆蟲、鳥類傳帶,使植物種子、動物幼蟲、卵或微生物發生自然遷移而造成生物危害。

河北農業大學植物保護學院院長董金皋表示:“紫莖澤蘭、微甘菊、美洲斑潛蠅,以及草地貪夜蛾等都屬自然入侵我國。紫莖澤蘭到處瘋長,它的種子隨風飄,到處傳播,非常容易擴散。它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生長,不怕澇旱。”

無意引進。華南農業大學農學院植物保護學系教授陸永躍表示,無意引進可能是經常性發生的、比例最大的入侵途徑。一方面,在開展一些活動時,人類沒有意識到可能會攜帶和傳入外來物種;另一方面,過去掌握的知識不夠豐富,難以識別潛在的外來物種,從而導致外來物種入侵的發生。

陸永躍介紹,已記錄的外來入侵植物害蟲中,除了少數幾種是從邊境自然傳入的,其他均為無意引進。

有意引進。世界各國出于農業、林業和漁業發展的需要,往往會有意識地引進優良的動植物、微生物品種。董金皋表示,由于缺乏全面綜合的風險評估制度,世界各國在引進優良品種的同時,也引進了大量有害生物,如水花生、福壽螺等。這些入侵物種改變了原有物種的生存環境和食物鏈,在缺乏天敵制約的情況下泛濫成災。

近年來,外來物種入侵在我國涉及面越來越廣。全國多省份有生物入侵發生,涉及農田、森林、水域、濕地、草地、島嶼、城市居民區等幾乎所有生態系統。

生態破壞疊加生物污染

一些外來入侵物種之所以危害大,是因為它們繁殖迅速,數量呈幾何級增長,且由于缺少天敵制約,往往肆意生長為當地新的優勢物種,嚴重破壞當地的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安全。

廣東省農業農村廳介紹,2004年首次出現在廣東湛江的紅火蟻,原產于南美洲,其食性雜、繁殖力強,習性兇猛、競爭力強,在新入侵地易形成較高密度的種群,威脅農林業生產、人畜健康、生態環境、社會安全等。

現在我國已有300多個縣區監測發現紅火蟻,尤以廣東、福建、云南、廣西為多。從自然生態角度來看,紅火蟻攻擊其他昆蟲、鳥類、鳥蛋等,對生態破壞很大。

小龍蝦被很多國人視為美味,但在貴州威寧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,小龍蝦的泛濫已成為一種災難。貴州省野生動物和森林植物管理站站長冉景丞說:“想不到,小龍蝦竟成了自然保護區的治理難題。”

小龍蝦“有肉就不吃素菜,無菜就吃爛泥”,破壞性很強。在保護區,小龍蝦打洞、吃魚蝦、水草、爛泥,多只小龍蝦聚在一起能夠吃掉近一尺長的魚類,水中各類蝦都逃不過小龍蝦的侵蝕,各種水草也成為小龍蝦的食物。小龍蝦泛濫明顯打破了草海的生態平衡。

在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,互花米草蔓延超過6萬畝,擠占了當地物種生態空間,灘涂底棲動物密度降低60%,鳥類覓食、棲息生境大幅度減少,嚴重威脅黃河三角洲生物多樣性。

保護區科研中心高級工程師王安東說,互花米草根系發達,可長至50厘米~100厘米,植株長勢旺盛、非常厚密,逐漸侵占鹽地堿蓬、海草床生境,不利于鳥類生存和遷徙。

董金皋說,松材線蟲、濕地松粉蚧、美國白蛾等森林入侵害蟲嚴重發生與危害的面積,每年達150萬公頃;稻水象甲、非洲大蝸牛、美洲斑潛蠅等農業入侵害蟲侵害的面積每年超過140萬公頃;豚草、飛機草、水葫蘆、大米草等肆意蔓延,已到難以控制的局面。

外來入侵物種還造成嚴重的生物污染。董金皋說,大部分外來物種成功入侵后,生長難以控制,造成嚴重的生物污染,對生態系統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。原產南美洲的紫莖澤蘭侵入云南南部后,以很快的速度向云南北部蔓延,所到之處不僅樹木和農作物無法生長,其毒素還導致牛馬得氣喘病,對侵入區的畜牧業生產帶來災難。令人擔憂的是,到今天人們仍然對紫莖澤蘭無可奈何。

“被海關截獲的僅僅是一部分”

——進出口貿易、跨境電商致管控難度大。云南省農科院環資所副所長諶愛東表示,近年來隨著進出口貿易增加,國際快遞和跨境電商等新業態帶來的外來物種入侵風險明顯增加,人為攜帶、國際物流等都成為外來物種入侵的渠道。

“管控難度大大增加。”諶愛東說,以往大概每10年會有一種外來物種入侵,現在可能兩到三年就面臨一個新物種入侵。

陸永躍也指出,國際及地區間貿易、交流極其頻繁,給外來物種入侵以可乘之機。同時,外來物種入侵來源復雜,涉及眾多國家和地區,以及海量的商品和交流,合法途徑和不合法途徑均有,很難做到源頭控制和全部檢測、監管。“進口商品中的有害生物被海關截獲的僅僅是一部分,漏網概率很大。”

——家底不清,無快速監測、發現技術及機制。在外來物種入侵應對與管理中,“全清楚”與“早發現”是最重要的。定期開展外來入侵物種普查,有利于及時發現新的外來物種定殖點,進而做到早發現、快反應,但傳統外來物種普查方法,需要集合不同學科分類學專家,耗時若干年才能完成一次普查。

——應急滅除機制及反應體系不健全。諶愛東表示,目前有害生物入侵包括檢疫性害蟲和非檢疫性害蟲。對于檢疫性害蟲,海關、植保植檢站負有管控責任,海關的制度、人才等比較完整,但植保植檢站相對薄弱。同時,因為有些生物有一定的隱蔽性和潛伏期,載體具有多樣性、復雜性,加之貿易、物流及邊境一線生態交融,防控難度較大。

“輕則減產千萬噸,重則無糧可收”

記者在浙江、廣東、廣西、山東、河北、貴州等地調研發現,外來入侵物種嚴重威脅群眾生命健康安全,帶來巨大的經濟社會風險。在疫情常態化防控背景下,外來入侵物種和帶病毒物種經口岸進入不可忽視,應通過有針對性專項治理和加強口岸檢驗檢疫等達到防治目的。

疫情之下,糧食安全的重要性進一步凸顯。記者采訪了解到,外來物種入侵的風險長期存在,如草地貪夜蛾、沙漠蝗等,影響糧食安全,需要引起重視。

今年4月,青島海關從進口立陶宛小麥中截獲檢疫性有害生物——小麥矮腥黑穗病菌,這是我國第二次從立陶宛小麥中截獲該病菌,也是青島關區時隔15年再次從進口小麥中截獲該病菌。

據青島海關動植物檢疫處蘇茂文介紹,小麥矮腥黑穗病被世界上40多個國家列為重要檢疫性病害,對小麥危害大,防治代價高,極難根除。我國迄今為止尚無此病害發生,一旦小麥矮腥黑穗病菌隨進口小麥傳入我國并蔓延,將給我國小麥生產造成嚴重影響,輕則減產千萬噸,重則無糧可收,嚴重威脅我國糧食安全。

2019年入侵我國的草地貪夜蛾,已擴散至全國25個省份近1500個行政縣區,去年全國發生面積1500多萬畝。在廣東,部分地區玉米田塊危害株率超過60%,沒有及時噴藥防治或防治不到位的玉米田塊,危害株率甚至達100%,幾乎絕收,同時也危害甘蔗、花生和香蕉等作物。

  • 下一篇:暫無

    “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,可以聯系本站!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!

    0相關評論
     
     
    环球电竞